导航菜单

京B摩托车还要“呼啸”到何时?

原标题:北京乙摩托车何时“轰鸣”到永和公桥下北二环路号,骑北京乙号牌摩托车的送货员频繁出现

jingb牌照摩托车在屈光路逆行有危险。

摩托车“游击战”在十六庄路和宋庄路交叉口的禁区内。

只要你站在十六庄路和宋庄路的交叉口,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一辆摩托车呼啸而过。 寄件人和送货员骑着摩托车来来去去,北京的车牌明亮地挂在汽车的后部。偶尔,他们可以看到几个“哈莱姆”在行人面前经过。“街头爆炸”的声音让人感觉麻木。 该路口位于南四环路,根据《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属于北京b号牌摩托车禁区。

11月6日,记者在十字路口东南角沿街看到大量餐饮企业。将近中午时,大量的食品运送工人聚集在十字路口,食品运送车辆占据非机动车道或阻塞服务道路。 不仅有电动自行车,还有北京乙车牌的摩托车

收到订单后,送货员变成了“弦上的箭”,原来包装好的送货车散开了。 闯红灯、逆行、抢道现象不断出现。

在穿梭于十字路口的北京B号牌摩托车中,除了送餐车外,早晚高峰时还有很多自用的摩托车。 “我只是接孩子去骑,不进三环路应该没事 “路口附近是宋家庄地铁站,一名男子骑着北京b号牌摩托车,带着孩子去了车站 他告诉记者,他知道这些限制,但认为偶尔骑车是可以理解的。

地图显示记者所在的十字路口距离四环路只有1.5公里。在现场采访中,许多持有北京乙牌照的摩托车车主表示,他们的主要骑行范围在四环路之外。他们习惯骑自行车,并有临时生意进入四环路。如果他们换成其他交通工具,那就太麻烦了。 “我十分钟后骑摩托车到这里来,以节省时间 ”一位车主说道

北二环永和公桥的罪魁祸首千方百计躲避检查

进一步调查,记者发现北京B号牌摩托车不仅仅是围绕四环的“游击战”,马达的轰鸣声已经蔓延到了二环。

那天晚上7点,北二环路永和公桥下交通繁忙。电动自行车在非机动车道上占大多数。 在等待红灯的车流中,记者再次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北京B号牌摩托车的身影再次出现。 与骑在三环和四环之间的摩托车车主相比,二环的摩托车车主非常小心。他们绞尽脑汁避免执法。

在永和公桥下的红绿灯处,10米外站着正在执行执法检查的交警。一名北京B号牌摩托车的送货员看到前面的检查,很早就放慢了车速。汽车转弯滑入非机动车道,成功避开了交警。

轻便摩托车在外观上与许多电动自行车相似。当它们混合在一起时,很难区分它们。 记者在永和宫大桥西南角的红绿灯前观察了很长时间,看到许多摩托车车主使用这种方法逃避检查。 其中,一个最“保守”的车主甚至熄灭了火,在等待灯光的车流中蹭着脚。 当他再次发动时,他不敢发动引擎,而是小心翼翼地绕过了交警。

公户很容易定位在北京的车牌上。这与公司的所有者无关。

在屈光路家乐福超市前,食品和送货人员使用的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占据了人行道,这经常受到附近居民的批评。 在这里,记者询问了许多车主的情况,发现原来的北京B号牌摩托车后面有很多文章。

“我们很多人都换了自行车。电动汽车不容易充电 “一名送货员说电动自行车经常充电,充电时间很长,这对送货员来说非常有价值。因此,经过一点比较,不难发现购买电动自行车和几节备用电池的价格实际上与购买摩托车的价格相同。 “摩托车速度快,加油方便,可以在四环路外加油,骑摩托车去一趟然后往回跑,都比电动车充电快 “

”品牌特别好,不用跑自己的汽车测试场 ”另一个送货员对核心问题说 记者查了《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关于申请北京乙车牌的条件,要求机动车所有人的居住地址为门头沟、顺义、大兴、通州、昌平、怀柔、平谷、房山、密云、延庆等远郊。 然而,记者在现场联系的所有客房服务员都不符合申请要求。

“私人家庭不能上车,所以他们可以去公户,所有他们买车的地方都提供这种服务,这将使他们多花600或700美元。 “几位送餐工人向记者展示了他们的驾驶手册。在“每个人”一栏中,填写的内容多种多样,主要是以某某贸易公司的形式。他们在北京的车牌和摩托车都属于这些公司,但是这些公司不是送餐工人工作的单位。

“谁在乎什么公司?我以前从未去过那里。 “根据送货员提供的信息,记者对这些贸易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它们的注册地在远郊。然而,无论他们透露多少信息,他们都无法通过拨打114找到联系信息。 记者试图联系其中一家公司注册的房产部门。工作人员说他们也不知道情况。可能只是公司在这里注册,而实际的办公室在其他地方。

经销商承诺“一站式”服务实际上控制了“后门”公司。

记者从北京顺机动车检测站核实,北京乙的摩托车牌照确实分为公户和私宅。 工作人员说,摩托车以个人名义停放时,必须携带身份证、车辆证明和车辆发票。如以单位名义设立,还必须提供单位营业执照和公章。

根据以前的送货员所说,他们与这些公司无关,那么许可证和公章是如何解决的呢?记者采访了近10家四环路内外的摩托车店作为购车者。店员们都承诺提供“一站式”服务,包括车牌,价格从650元到1000元不等。

在吕颖街的一家摩托车公司,店员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处理公户的“门口”。 店员表示,汽车经销店之所以能帮助购车者办理许可手续,是因为公户使用的大部分贸易公司都是专门为“后门”公司设立的,而这些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实际上掌握在汽车经销店手中。 由于居住问题,大多数购车者不符合申请北京乙车牌的条件。汽车经销商通过更换办公室牌照直接将车辆地址转移到远郊。

店员还说,在处理完公户车牌后,无论是所有权转移、年检还是事故处理,经销商都可以帮助购车者提供证明。即使“后门”公司有问题,他们也可以用一点钱把摩托车换成另一家公司的名字,这相当于所有权的转移。

本报记者京益铭和陈余省同时拍照

记者快车

据《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报道,北京B号牌摩托车只能出现在远郊,车主也应该是居住在远郊的居民。 但是现在,“北京乙”在四环路随处可见。许多车主对《北京摩托车限行规定》充耳不闻。尽管媒体不断报道有关执法行动,但所取得的威慑效果远非预期。 真正从源头上破坏法规的是只追求商业利益的汽车经销商。

(编辑:高兴东赵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