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科创板股票破发 这是市场本该有的样子

11月6日上午,科技板块公司浩炜生科一开盘就跌破89.23元的发行价,成为科技板块第一个“破壳”案例。后来,九日新彩开盘几分钟内也跌破发行价 此外,白蓉科技和天祝科技也濒临爆发

上市公司爆发并不少见,但近年来,新股基本上在上市几个月甚至一年后爆发,在上市当天或随后几天爆发的情况非常罕见。 现在,很多人关注的是创建板股出现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才能理解?

我们认为新股分拆不是科学创新委员会定价机制中的问题,而是股票市场价值发现功能有效功能的体现。

众所周知,为了限制新股的“三高”(发行价高、超额筹资高、发行市盈率高),始于2014年的新一轮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严格限制了新股发行的市盈率,在一、二级市场形成了“剪刀差”,从而形成了无风险套利机会 最终结果是:新股发行“三高”问题已经解决,但对新股的盲目投机增加了。新股上市后,股价在第一天就经历了44%的涨停,然后十几只或两只“一”字涨停的股票比比皆是。数量最多的风暴组织甚至创下了连续37个限制板的记录。

赢得新股意味着赚很多钱,这使得投资者失去了对风险的恐惧,严重削弱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 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主要关注的是如何提高收益率,而不是做上市公司的基础研究。他们没有将宝贵的资本投资于增长更快的公司,而是平均分配资源,迅速兑现利润,导致个股价格大幅波动。

登记制度赋予市场新股定价权,这意味着内在价值不足或股价过高的股票必然会迅速爆发。

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正是因为这种爆发风险的存在,股票市场的参与者才能形成实质性的硬约束,这样他们才能真正有风险感,这样参与者才能根据自己的理性判断做出理性的决策,最终让高质量的上市公司分配更多的资源,这也是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的使命“促进经济创新和转型”的恰当含义

新股发行对股东的具体影响是深刻而具体的 例如,保荐证券公司将以最公平的方式为上市的新股定价。一方面,价格不应该太低,不能让上市公司和原股东满意,另一方面,价格也不应该太高。否则,2年销售期的后续投资可能会导致亏损。

可以预期,保荐证券公司发行的投资价值分析报告在未来将具有更大的参考价值。对于询价者来说,“中标”不再是必然的最高优先策略,纯竞价博弈将转化为上市公司的专业判断,新股发行价格将更加合理。对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新股投机的空期大大减少,有利于形成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环境。

科创董事会是a股市场改革的试验场。它已经平稳有序地运行了100多天。一系列与注册制度相匹配的基本制度改革也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 除了打破股市的市场效应的回报,我们还注意到,截至11月5日,中远股票卖空余额为21.68亿元,融资余额为39.4亿元,比例为1:1.8。这表明卖空空的力量也是相当大的,这与其他a股在卖空中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现状形成了鲜明对比。 证监会主席易惠曼(Yi Huiman)最近也提到,资本市场基本制度的改革应该“优化融资融券机制,促进多空平衡”,科学创新委员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无论是突破、卖空交易增加,还是未来可能的退市,这些都只是回归正常市场条件的表现,不应被视为“异常现象”。 科学创新委员会经验的推广和登记制度改革的总方向是不可逆转的。市场参与者应该有足够的期望,并积极应对这些新变化。 对SKYPE来说,它是否能吸引大公司上市,或者是否能培养大公司是评估其最终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准,但测试它需要很长时间。

立足当下,保持专注,让市场力量渗透到每一个角落,让市场选择成为参与者的基本决策指标,打造一家大公司的目标只是时间问题。

(资料来源:国家商业日报)

(编辑:DF380)